纪念林庆辉先生:滋根在美国休斯顿的一位义工
来源: 未知时间: 2018-10-10 分享:

纪念林庆辉先生

滋根在美国休斯顿的一位义工


640.webp.jpg

林庆辉(1942-2018),华人,美国太空化工专家,曾任职于美国太空总署。


一位安静有深度的人


林庆辉先生1942年生于福建的农村,享年75岁。家中有7个小孩,他是老幺。7岁时跟着父母家人渡海到台中,中学时学习认真又乐于助人,当过两年班长。1960年进入台湾大学化学工程系,他要像父亲一样,做一名工程师。1966年和他的梦中女孩张仁庆结婚,同年暑假接受休斯顿Rice大学化工系全额奖学金攻读博士,四年后取得博士学位。1980年开始在美国太空总署(NASA)任职,2007年退休。这些年他有许多贡献,因而两次获得特殊成就奖,他主持的(Inflatable Space craft Module)研究获得专利,2017年颁奖给太空总署政府发明奖的荣誉。

林庆辉是一位安静有深度的人。他喜爱古典文学、古诗词、历史人文,平时也和朋友打桥牌。他爱家人、朋友、邻居,又热心公益。他是一位受人敬爱的君子、一位好伴侣、好父亲、好祖父。大家都怀念他。

不记得多少年前,滋根通讯需要人帮忙翻译,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林庆辉,他中英文学养均佳,人也热心,一口答应。这些年来,每期他都帮忙翻译几篇。我告诉他,将来参加滋根之旅去亲自探访乡村的孩子们,他很有兴趣。

我们祝愿他在天国也和他在人世一般,每日过得精彩又有意义。

美国滋根刘虚心女士

2018年9月 

他的胸怀令人感动

 

惊闻林庆辉先生去世,非常意外和痛心,我认得林先生已很多年,但从未见过面,曾经通过几次电话,对他十分敬重。林先生在美国太空总署(NASA)任职多年,经过滋根多年的朋友刘虚心女士的介绍,成了滋根热心的志愿者,为“滋根通讯”的文章做编辑及翻译。

“滋根通讯”介绍中国偏远贫困农村,崇山峻岭中的苗寨、黄土高原黄河边的孩子、老师、妇女、老年人等艰难的生活;他们的努力、期望、担心传承千年丰富的乡土文化的消失、他们不为外人听到的心声;报导滋根支持的项目。通讯原稿是中文,需要翻译成英文。

林先生的中文和英文都非常好,每次请他翻译,他都欣然接受,有时候时间很紧,只有几天截稿;有几次他正在外旅行,但他都腾出时间,及时完成。他的英文流畅生动,还会主动编辑改正原稿。当我在电话中代表农村的老师、孩子们转达谢意时,他总是说“应该的!应该的!”

我为林先生这样一个知名的美国太空化工专家,远隔千山万水,多年来为滋根——一个民间草根组织的付出与贡献表示深切的感谢,他的胸怀令人感动。

杨贵平 

2018年9月于美国湾边

 

我们都非常想念他,愿他安息 


林庆辉先生,1942年10月4日出生在中国福建省莆田县的农村(官方记录错误地显示9月16日)。他是一家七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在7岁的时候,他和家人一起离开了中国,搬到了台中。虽然刚上学时因为跳过汉语拼音课的班级而苦苦挣扎,但是他姐姐对他进行辅导,他很快升到了班上的第一名。在初中和高中,他两次当选班长,但经常给自己最艰巨的任务,总是最后一个回家。1960年,林先生在台湾国立大学入学,并考入化学工程系,成为当年该专业录取的学生中成绩最高的。他想成为像他父亲那样的工程师。

1964岁大学毕业后遇到了自己的“梦中女孩”。他每个星期日都会忠实地拜访Jen Ching,他们最终在1966年7月10日结婚。不久之后,他接受了德克萨斯休斯顿莱斯大学化学工程研究生奖学金的全额奖学金。后来林先生的博士导师搬到了另一所大学,因此他自学了IBM计算机和FORTRAN,这是当时的新技术,并在四年内获得了博士学位。

1980年,他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约翰逊航天中心(JSC)开始了他的航空航天工程师生涯,在那儿一直呆到2007年退休。在NASA,林先生开发了航天服中热调节的计算机模型、用于冷却航天器的热管和两相流计算机模拟。他最终成为美国宇航局机组和热力系统部热力系统分部的主任,他成为第一位在JSC担任分部主任这一管理职位的亚洲移民。在JSC任职期间,林先生获得了两项杰出的服务奖章,他最珍视的职业奖项。他还获得了“可充气航天器模块”的专利,并被授予美国宇航局2017年度年度发明奖。

林先生很喜欢看书,尤其是中国古典文学、诗歌和历史,喜欢打桥牌,喜欢和他心爱的孙子Ryan 和 Maggie在一起,这是他退休后最骄傲、最爱、最快乐的来源。他也深受他的妻子、儿子Alex和Andy、两个儿子的配偶Lisa 和 Michael、侄女Julie Yen 和Grace、侄子Mike Zuo,以及他所有的至亲。

一个寡言少语的人,他宁愿以身作则,默默地承担别人的苦难,通过自己的行为表达爱。我们感谢他向我们展示如何坚强、善良、温柔、谦卑,成就伟大的事业。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学者,一位体贴的绅士,一位虔诚的父亲和祖父。我们都非常想念他。愿他安息。 

来自Andy Lin(林先生的后代)的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