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根三十年人物故事:返乡创业的雷山滋根生杨富显
来源: 未知时间: 2018-10-08 分享:

返乡创业 家乡的广阔土地 大有作为

——贵州省雷山县交腊村杨富显与滋根的故事

图文| 杨富显           

编辑:白娟(美国志愿者)

 

个人简介:杨富显,贵州雷山交腊村人,5岁时父亲过世,母亲改嫁,兄妹俩相依为命,父亲临走前唯一留给他的是一个洗脸盆。家里的房子被伯父卖掉,他和妹妹只得住在一个通风漏雨的木棚子里,帮亲戚朋友干活换点饭吃。为了能生活下来,他曾经光着脚去割草、砍柴;为了能够上学,他自己打板凳,走几十公里路到县城卖,换来妹妹和他的学费。通过滋根的资助顺利完成职业教育,苦难的经历磨练了他的意志和品格,成年后在城市辗转,最终毅然返乡与爱人携手创业,成为村里年轻人的典范。              

 

一、家庭剧变 苦难童年

人生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少年丧父。原本我有一个既不愁吃穿又幸福的家庭,在我两岁,病魔无情的夺走了父亲的生命。我的人生因父亲的离世都变了,之后的生活曲曲折折。

母亲带着我和襁褓中的妹妹忍痛办完父亲的丧事,家中房屋被人拆掉,无奈之下母亲只好带着我们兄妹回外婆家住。后来母亲改嫁,那家人容不下两个要吃饭、却干不了活的孩子,我们兄妹被送回外婆家。后来母亲又相继生了两孩子,种种原因,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远……

我的童年是在乌东大姨娘家度过的,那是美好又短暂的四年。后被大伯强行带回交腊。后来从别人那知道大伯接我回去的是为了要父亲留下的那些田地种粮食。从那时候起,我的童年就结束了,不知被骂被打多少次,割草时手受伤多少次,做饭时烫伤多少次……

从9岁开始,我的生活模式几乎都是这样的:早上很早就起床,生火煮猪食喂猪,再煮大锅的甑子饭,饭蒸得差不多熟的时候就飞快的跑到学校上课。几乎每次次到学校的时候第一节课都快下课了。班主任也了解情况,从来不会因为我迟到而批评我。中午吃饭还要割一挑草洒在猪圈。下午回家要么砍柴,要么放牛,大伯和伯妈(伯母)每天安排的事情都必须完成,不然要挨打挨骂。

慢慢的我变得沉默,不爱说话,甚至不敢说。记得一次,我的鞋破的几乎只剩下鞋底了,就跟大伯说要买鞋。他的话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我们的都没破,就你的破了,你是牛,鞋烂得那么快!我没钱买。”我再不敢提买鞋的事,只好用线把鞋底捆在脚上,勉强能走路。为了省着鞋能穿久一点,不冷不干农活的时候我光着脚,记得那时候一双解放鞋七元钱。

那时候,种田种地要上交农业税,农闲的时候我掰竹笋,挖草药……拿这些土特产卖钱交农业税。终于小学熬到头了,我满怀欣喜和期望。心想着自己马上到初中就可以学到更多的知识,我要把煮饭、砍柴、放牛的时间全部用在学习上……深知只有读书才可以改变我的命运。开学前几天我把书包和唯一一套还不算破烂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我鼓足勇气向大伯提读初中的事,结果是那么的让人绝望——大伯说没钱供我读初中。原本灰暗的人生彻底变成了黑色。

 

二、幸遇滋根 终返校园

接着大伯又提出了分家,只分了我一斗米。在那个青黄不接的时候,多亏外婆扛来的一大袋米,让我吃到了收谷子。我靠打板凳挣了一点钱,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搭成了小木棚。没有瓦片,就割草盖房顶;木板不够就用树皮围起来。东拼西凑后,总算有了一个住的地方。小学辍学后,我常常翻开课本,一个人全神贯注地读。

199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滋根来到边远贫困、交通不便的交腊村,在村里一个老师的带领下,我第一次见到了杨贵平老师和利碧琳老师[1]。那时候妹妹投靠了亲戚家,我独自住在透风漏雨的小木棚,我告诉滋根的老师我非常想去读书,在家里还一直看书,梦里都在读书。了解到我的情况后,滋根的老师非常感动,决定资助我和妹妹上学。但是,我后来改了名字,和滋根失去了联系,所幸在县人大的帮助下我读完了初中。当时经常被同学们看不起,由于偏科严重(英语极差)而放弃了中考。不读书的日子主要是打板凳挣钱,每次卖板凳都要肩上挑着五六十斤的凳子,走四个小时的山路。

2009年的夏天,我再次遇到了滋根的利老师。或许是我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显得与众不同,又或许是精致的小板凳吸引到了她。当时很激动……利老师告诉我,滋根愿意资助我和妹妹,只是后来一直联系不上;现在滋根仍然愿意资助我们兄妹上学,我一时感动地不知道要如何表达。

在滋根的资助下我再一次上学了,到凯里电校选择了模具专业。我很珍惜这次学习的机会,通过自己的学习与努力成为了老师的好帮手,结合实践掌握了模具方面的专业知识。四年的学费、生活费都是滋根给的……

IMG20171029150342_1.jpg

现在回想起来:感恩一路上有滋根老师的陪伴,我才没被困难打败艰苦成长;感恩他们辛勤的工作,让我们这些寒门学子可以遨游在知识的海洋;感恩他们不求回报,时时刻刻都在关注我们,只为我们生活得更好。滋根对我们的恩情刻骨铭心,永生难忘。我相信最好的报答就是让自己强起来,传达爱的正能量,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三、四处闯荡 历尽艰辛

因为金融危机实习期间就近没有跟模具专业相关的工厂招工,我就跑到厦门电子厂实习,尽管专业不对口,但实习收入能勉强解决衣食问题,还能供应妹妹读中专的生活费。半年后,在厂里又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陈碧波。那时候我啥也没有,30见方的屋子上没有一片瓦,可能是因为我诚实肯干,渐渐地被岳父大人认可,成全了我的婚姻。为生活奔波,我还到过上海。可是有了家庭之后肩上的担子更重,四处奔波总不能是人生常态。

2012年我和爱人利用在家的时间,在河边搭棚养了800只鸭,11月过牯藏节[2]的时候全部售完,这为我以后创业提供了很好的经验和动力。

 

12月我的儿子杨贤良出生,结了婚有了孩子,只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老婆孩子生活好一点,不要跟着我吃苦。贤良一岁的时候,我们在外打工实在无力照顾,就把他留在四川给外婆带。我们在福建打工的时候,孩子生了两次病,住了二十多天的院,天天打针输液吃药,岳母吓坏了,不敢再带。之后,我们一家三口回到福建,碧波不能上班,专门照顾儿子。厂里效益一直走下坡路,经常放班,除了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几乎没剩几个钱。总盘算着回家干点什么。

 

四、回乡创业,终成“牧羊人”

回想以前养鸭,只要抓住季节还是比打工好。我收集了很多信息,了解了市场,结合交腊的现有资源,决定回家创业。空余时间报了驾校,等到通过所有的考试拿到驾驶证,就回家策划养羊。2016年,选址、建羊舍,我们用尽了所有积蓄,在妹夫那里又借了2万元钱引进了50只山羊,开始了放牧生活。住在羊舍旁边的棚里,吃、住,和羊待在一起,三四天回家充一次电筒、手机。想想真的辛苦老婆孩子了。

万事开头难,这一年多养羊除开支生活几乎没有收入。只是吃苦耐劳是不够的,还要不断总结、摸索才能进步。慢慢的,累积了不少关于养羊的知识与技术。卖羊的钱,又拿来建羊舍。已经有两个基地建设完毕,第三个可容纳两三百只羊的基地还在筹划中。三个养殖基地可以轮流放牧,防止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还能提供充足的牧草供羊群釆食,又可以发展林下养鸡。

我们现有山羊68只。本想扩大规模引进黑山羊,发展到两百只左右专门供应雷山羊肉馆,甚至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条件下开一个羊肉馆自产自销,但因缺资金,目前每走一步都比较艰难。现在,交腊的条件越来越好,通了水泥路,从原来到县城的2个半小时缩短到了1个小时的路程,给村民带来了很大的便利,很多年轻人甚至老人从我返乡养羊的成功经验中受到了启发,也回来创业。以前因为怕失败不敢迈出第一步。后来看到我们养鸭、养羊成功了,他们胆子也大了。

村干换届,我老婆碧波参加了海选。精彩的演讲,谦和的处事态度,以高票当选为本届的村文书,希望能够为乡亲们做些事情。

村里的知识青年不多,带领发展交腊养殖业的担子便落在了我们两夫妻身上。我们成立了青年协会,专门讨论交腊的发展前景,鼓励创业,通过培训传授养殖技术,联系酒店销售产品,下一步我们打算通过微商和网店销售……

在我们的开导和推动下,交腊村现在有一个年轻人养了30头猪,一个年轻人养了6头牛,还有另外一个年轻人养了800只鸡,还有其他一些村民在种植中草药、种魔芋、种辣椒等。我相信,只要有人带头,大家团结一致,靠勤劳的双手和智慧,交腊村会越来越富裕,越来越好!

  


[1] 来自美国滋根,常年来关注和支持滋根发展。

[2] “牯藏节”,是黔东南、桂西北苗族 、侗族最隆重的祭祖仪式。这种古老的祭祖礼仪在苗族的创世歌里有所记录,因为苗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再加上苗族人能歌善舞,所以歌便成了苗人最好的记录方式,各种节日是传承这些文化很重要的一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