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根创始人杨贵平:我为什么反对“撤点并校”?
来源: 未知时间: 2018-09-11 分享:

编者按:2001年之后,农村学校布局调整,撤点并校的步伐加快,大量的农村小学消失。在中国农村从事三十年助学和教育工作的杨贵平老师通过多年的一线调查发现,撤点并校不仅影响农村儿童的教育质量、健康和安全,对乡村的家庭关系和社会结构也带来了冲击。因此,撤点并校的负面影响,超越了教育领域,而事关中国乡村整体的发展。

微信图片_20180911103657.jpg


正文


二十多年来,我有机会访问了中国贵州、云南、宁夏、山西、河北、内蒙等十多个省的贫困农村及学校,深深感到每个农村有它的特殊性,同时也有非常大的共同性。其中一个共同性就是农民身上背负送孩子上学这个重担。

 

虽然中国从1986年开始逐步实行九年义务教育,但是并没有实行免费教育。送孩子上学,要交书本费,学杂费,考试费等等。1989年我因偶然的机会去了贵州一些贫困山区的苗族村寨,发现当地女童上学的极少。在许多小学,一、二年级还能看到几个女孩,到了高年级,就一个女学生都没有了。为什么这么少?最普遍的回答是“没有水”,即没有钱。


当时一个孩子上学一年要人民币50多元,而一家年均收入还不到人民币300元,主要来自农民自种自食的粮食,现金非常有限。上学要交现钱,一个孩子一年上学的费用就占了一个家庭现金收入的大部分。许多适龄儿童,特别是女童,不到小学毕业,就被迫辍学。中国的农民是重视教育的,再困难也要送孩子(至少是男孩)上学。通过这些访问,我了解到贫困农民的困难和迫切需要。

 

从2001年开始,中国在农村逐年实行“两免一补”政策。“两免”就是免书本费、学杂费,经费由中央政府承担,到2007年基本全部落实,这是贫困地区的农民最欢迎的德政;“一补”则对住校生补助住宿以及生活费,这部分费用由省、县承担。据我了解,很多地方只补了一部分,或是只补了极少部分的学生,一年吃住费用要千元以上,是书费、学杂费的六、七倍。这便成了有孩子上学的农民最最重的负担,也导致很多十二、三岁的孩子,初中没毕业就辍学。


一、撤点并校的进程


“两免一补”的政策推行后,农村中、小学的学生上学应该不用交钱,至少费用应该大减才是。但是实际上很多农村家庭的教育费用反而增加——对农村有重大影响的这项政策就是“撤点并校”。当村里的学校被撤掉以后,学生就要集中到中心学校上学,村到中心学校有公路和班车的,学生就要付钱坐车,许多村离中心校远,不通公车,要走三、四个小时到中心学校去上学。不可能通勤的,就必须住校。


1、80年代中期:初中及高中的撤并


1980年代中期以前,中国农村学校布局基本以“村村有小学,乡乡有初中”为原则,许多县教育部门规定学校要在村庄2.5公里之内,以便学生就近上学。但在80年代中期,中国进行了第一次较大规模的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各级地方政府以农村初、高中为重点,逐年撤并了许多初高中及小学。

 

1990年我在贵州一个县调查,当地教育单位以调整教学资源,提高教学质量为目标,撤除了三分之一的学校。许多我访问的县将所有乡(在山区,一个乡约5000至15000人)的高中撤了,全县只剩下一个高中,集中在县城;同时将数个初中合并成一个中心初中。离学校远的村,孩子要走三四个小时,近的也要走两个小时,因此大部分的初中生都要住校。集中办初中的措施,到2000年基本完成。


2、2000年后:小学的大力撤并


中国农村的小学有两种,即“教学点”和“完小”。“教学点”一般是四年级以下,多设在人口较少、偏远贫困的村寨。“完小”到五年级(部分北方小学)或到六年级,多设在人口较多的村寨。“撤点并校”是把教学点撤了,将几个学校并成一个中心学校。

 

2001年中国《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指出应“因地制宜调整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按照小学就近入学、初中相对集中、优化教育资源配置的原则,合理规划和调整学校布局。”农村小学和教学点“要在方便学生就近入学的前提下适当合并,在交通不便的地区仍需保留必要的教学点,防止因布局调整造成学生辍学。”

 

《决定》公布以后,各县就开始逐年推行合并农村小学的措施。所谓撤点并校,“点”指“教学点”,“校”是指“完小”。许多地方的教育部门,在响应“因地制宜调整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时,重点在“撤点并校”,而往往忽略了“方便学生就近入学”的前提。2002年和2003年,国务院和财政部分别下达了《关于完善农村义务教育管理体制的通知》和《中小学布局调整专项资金管理办法》,进一步推动了农村中小学调整工作。许多县教育部门撤并小学及教学点,尤其在一些山区,从2003年开始,到2007年,撤了近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二的教学点及完小,这对农村特别是偏远山区的农村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微信图片_20180911103812.jpg


教育部门对“撤点并校”的一个重要理由是人口减少。但由上表可看出,1998年到2007年的九年间,全国学校数目减少了47.50%,而人口减少了24.30%。学校减少力度比人口减少的力度大了一倍。在撤并过程中,影响最大、撤并力度最大的是贫困山区的小学,为孩子、父母造成了重大的不便。

 

撤点并校在贫困山区集中在撤除偏远小学,并将集中办学看成是现代化教育的表现。2005年中国教育信息报对位于黄土高原的山西吕梁地区的“撤点并校”是这样报道的:


2005年为“教育重点年”,……短短两年时间,其中农村小学由2003年的205所调整为现在的94所,农村初中由15所调整为7所,共计撤并农村中小学119所,复式班和单人校全部取消,在较短时间内实现了由分散办学向规模办学、常规教育向现代化教育的跨越式发展。这是建国以来该区教育史上投入资金最多……。直接受益的农村学生达20000余人。


关于“复式班和单人校全部取消”,报道中没有提到的是:这些学校多在边远贫困山区,多为一村一校,村与村之间距离远,把这些学校撤并的直接结果是这些村的孩子们,从小学一年级开始,7、8岁开始就要长途跋涉离家住校。

 

《决定》中提出:“在交通不便的地区仍需保留必要的教学点,防止因布局调整造成学生辍学。”可事实是越在“交通不便的地区” ,撤点并校的力度越大。

 

下表根据滋根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刘磊2008年在山西某边远山区两个乡撤校的调查绘制:


微信图片_20180911103816.jpg


从上表可以看出,2003-2007四年,这两个乡撤除了近三分之二的学校,影响了近千名孩子。“撤点并校”政策实施之前,这两个乡虽谈不上“村村有小学”,但至少能够保证适龄入学儿童就近上学。而在实施“撤点并校”政策之后,撤校的村庄出现了孩子“上学难”的问题。


3、许多家长及基层教育工作者反对


撤点并校开始时,很多基层教育工作者及家长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反对。2001年,我访问北方一个山区贫困县的教育局长,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