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根 · 乡村发展
乡村振兴培训 第三天:乡村治理与乡村终身学习
来源: 乡村发展部时间: 2018-07-13 分享:

乡村治理与乡村终身学习

乡村振兴:可持续发展人才培训

 

宁海三十六条主编之一现场说法

“乡村振兴:可持续发展人才培训”之“乡村治理”

 

29日上午,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张艳霞教授培训“乡村治理”的主题。


1.jpg


张老师先为学员清晰地呈现出“了解村庄治理的基本内容、关键领域,探讨村庄治理存在的突出问题和成功经验,学会依托集体力量实现有效乡村治理”等明确的课程目标。在随后的讨论中,学员们结合地方经验对“管理”与“治理”进行了辨析,学员们根据自己的理解表达了不同的观点。

根据大家的初步认识,张老师结合贺雪峰[1]等专家的定义,指出村庄治理是指政府、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社区以及个人等多种主体通过平等的合作、对话、协商、沟通实现对村镇布局、生态环境、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资源进行合理配置和生产的过程,以共建、共治、共享为主要特征,重点是强调多元主体管理,民主、参与式、互动式管理。当前在完善乡村社会治理体制中要重点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深化村民自治实践。



[1] 贺雪峰,曾任华中科技大学特聘教授,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2015年度入选“长江学者奖励计划”,2017年11月,被拟聘任为武汉大学社会学系主任。

贺雪峰教授长期从事农村调查,自1996年以来,先后在全国二十余省市做农村调查,调查内容涉及村民自治、乡镇财政、乡镇选举、信访制度、税费改革、农地制度、建设用地制度、乡村水利、农业经济、农业现代化、农民福利、农村文化、农民宗教、乡村社会性质、农村弱势群体、新农村建设、农村扶贫、乡村规划、农民工、城乡关系、城市化等等方面。贺雪峰教授所带领的学术团队长期致力于农村研究,主张“田野的灵感、野性的思维、直白的文风”,其研究风格在学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第二节“村庄治理存在主要问题”的讨论中,学员们纷纷描绘出自己的观察,张老师重点就村庄原子化、恶霸治村、干群矛盾、村庄空心化等问题进行了解读。


2.jpg


通过讨论发现有学员关注到环境保护、老人赡养、居家卫生等问题,提出村内集中办理养老院让外出务工者没有后顾之忧等改进思路;有学员关注到发展民宿带来的环境问题、政府的举措得不到百姓认同等问题;有学员关注到基层官员行政惰性、行政功利化、乡村外围环境内部治理的影响等问题;有的学员关注到民族地区家族矛盾和村民文化素质问题。


直面大家反映的困境,张老师为大家分享了依托传统文化、新乡贤、民主法治建设实现有效乡村治理的很多案例,并重点对江苏省东林村通过党员议事组、文化活动、道德教育来全方位进行乡村建设的故事进行了全面梳理,让大家不仅看到很多乡村治理的成功经验,又学会了不少实操方法。


最后,浙江宁海县教育局胡家臣科长作为参训学员对声名远扬的“宁海三十六条[1]”进行了解析,无论是户口登记、人员聘用都有清晰的推动程序,可以乡村成为治理的有效形式之一,值得一提的是胡科长本人也参与了“宁海三十六条”的编写;德清县的学员也分享了自己“多措并举、多方参与”的乡村治理模式,引起了与会者的啧啧称赞。




[1] 2014年3月,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宁海针对群众反映村干部存在滥用权力、腐败多发等现象,着眼于农村小微权力的规范行使,梳理并颁布了《宁海县村务工作权力清单三十六条》,将涉及集体管理事务的19个事项和17项便民服务举措,通过晒权力清单的方式,构建农村小微权力监督规范体系,推进村务工作的阳光运行,给老百姓明白,教干部清白。


3.jpg


教育是乡村振兴的关键

“乡村振兴:可持续发展人才培训”之“终身学习与乡村成人教育”

 

29日下午,由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主任熊春文教授培训“终身学习与乡村成人教育”专题。


一开始,熊老师根据梁漱溟和晏阳初两位教育大师对中华文化、平民教育的思想观念以及到基层进行乡村建设的实践,阐述教育对于开启民智,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意义。


在正式进入培训之前,针对大家近期想要学到的两项技能、知识和可能的学习渠道进行自由问答,有的学员表示希望学习创新创业的专业知识、脱贫的农业技术,有的希望学习茶艺、女性自我实现,有的希望学习育儿知识照顾孙辈,有的希望学习保健养生知识……利用手机与电脑、请教他人、外聘专家、参加社区大学等是大家讨论涉及到的学习渠道。


肯定大家对于进一步学习的动机和愿望,熊老师对“终身学习”的内涵与渊源进行解读,还通过家风、村规民约等视频图文资料生动介绍正规教育、非正规教育和非正式教育的学习方式,以推动终身学习的乡村社区。

 

4.jpg


在随后的分享中,参训者分别展示务工人员技能培训、自媒体学习、文化节庆互动、民间梆子演出等非正规和非正式教育形式,德清等一些地域的丰富文化对当地人文化生活形成的潜移默化影响更是让人赞叹。基于大家多样化学习的介绍,熊老师也为我们概括了终身学习的“过程持续、形式多样、关联生活、超越正规教育”等原则。

 

怎么实现“学习型社会与学习型乡村建设”,在相关的讨论中,学员们提出学习型村庄要有定期的学习活动和学习周期、有固定的学习场所、所有居民参与等特点。在讨论的基础上,熊老师则对“学习型社会”做出阐释,指出学习型社会能够让个人无论年龄、性别、社会地位均能够有学习的机会,注重建立学习的机制和组织,融入信息技术,尤为强调终身学习。对于学习型社会的创建,需要以社区为本,融入各种学习资源,学习内容多样性,学习者之间能够链接,并重视发展信息与通讯技术。


5.jpg


在第三部分“乡村成人教育”的课程中,河北丰宁等地的学员提出当前的成人学校都侧重了农业技术和务工就业技术的培训,内容十分单一,偏离了成人教育的初衷;浙江德清的学员则分享到该地区有专门的成人技术培训中心,包括职业性培训和提高生活品质的培训。基于各地乡村成人教育状况的差异化分析,熊老师提出在农村要健全县、乡、村三组成人教育网络,大力开展文化知识教育、实用生产技术培训以及思想道德、民主法制、环境保护等方面的教育培训。而在农村进行成人教育,重点是多运用本社区教育、文化等资源,面向本社区全体公民,开展以促进本社区人的发展与社区发展为目标的各类教育活动。


对于如何更好地在农村地区推进社区教育,熊老师也为大家呈现了山西永济蒲韩社区农民学校、福建培田客家社区大学、四川乡村振兴农民大学等通过多元方式组织农民学习的做法,学员们也纷纷表示通过这些案例的了解,返程后对当地乡村带头人培训时也有了更多的现实参考。


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