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根 · 乡村教育
“真正用心去办教育,才能把教育办成理想的程度”
来源: 未知时间: 2018-02-08 分享:

“真正用心去办教育,才能把教育办成理想的程度”

杨贵平访问河北省青龙县大森店小学赵银凤老师

2017年 9月17 日

赵银凤:我是2005年来到大森店小学,在这已经有12年。来的时候,这个学校就剩下15个学生,正面临着撤点并校,村里家长都找到我,让我来到这个小学任教,并尽量把学校保住,当时我也就二十八岁。在来的时候,学校满地都是杂草重生,教室是破烂不堪的。桌凳都是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学生,小的是才七八岁的孩子,都得蹲到凳子上写字,感觉那个环境比我以前的学校差了好多。自己心里好像有一些失落。当时想既然选择来到大森店,我就下定决心,觉得应该把这些孩子带好。看着那些孩子那种渴望的眼神,心里头真是挺觉着难过,我自个心里发誓一定把这些孩子教好。我一坚守就是12年。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很快就过去了,但是想想以前那些走过的时光也挺不容易的,因为毕竟面对这帮孩子,里里外外就我一个人,到2007年才来了第二位老师。当时肯定有很多困难,就是现在想想好像一切困难都已经解决,但是当时自己感觉挺孤独无助,还好有这些孩子支撑着一直走过来了。

杨老师:你在这过程中,受到一些什么帮助?或者碰到困难你怎么去解决?

赵银凤:就是在2005年我刚到这,那些凳子都是高低不齐,很破旧,然后咱们滋根给了资助,正是因为滋根(的资助),要不那学校就已经撤并了。当时青龙县的鲍万贵老师,以前在教育局的,退休后任滋根在当地的联络员,他也是多方面跟滋根求助。正是滋根的支持,把这学校很艰难地保留下来了。如果没有滋根,肯定就不会有现在。当时保留下来之后,第一个给解决的是送了30套桌椅板凳,还留了不少后备的。当时15个孩子,完了都给他打了干净立坐凳(音),给孩子们都布置到教室里来了。当时家长特别感激不尽,我说就好像帮我一个很大的忙,因为毕竟孩子当时急需解决的就是桌凳问题。后来滋根连续一直资助到我们现在,比如说缺图书了,缺文体器材了,校舍要维修了,还有就是我们搞一些实践活动,给我们一些经费,让孩子们不仅要学到书本知识,还要丰富课外知识。当时我带孩子们,虽然我不是特别能歌善舞,但是我也尽量给他们往这方面教育,就是让他发展点个性特长,比如说利用寒暑假把孩子们带着到田间地头,看看自己家乡,然后画一些热爱家乡的画,还有给孩子们带到山上去看看自己眼中的大森店是啥样。我们做这些,就是从小想让他培养热爱家乡的意识,又通过滋根的进入,我们这些孩子到现在有了如此大的变化。2005年的时候孩子才15个,现在变成了142个,你看邻村的家长对我们学校,无论是教学呀,还有管理啊,都是比较认可。我觉得当时杨老师那时你来的时候也特别年轻,我们大森店无论是孩子,还是农民,就是一些老百姓,对你都特别熟悉,就是一提到你都认识。有的孩子还记不住你名字,但是看到你都认识,因为都知道没有你们滋根的帮助,肯定我们大森店小学现在就没了。

杨老师:我记得那个时候好像还办了一个沼气池的厕所?

赵银凤:就当时咱们是最传传统那样的厕所,然后也是滋根给咱们修建的新厕所。

杨老师:刚才我看见外面那些杨柳树都长得好高了?

赵银凤:这个杨柳树,当时咱们滋根给了一千块钱来做植树项目,然后我们师生共同把这个小树苗栽到上面那一小片地,养大一点后,我们就栽到这个院内花坛里,还有院外和道路两旁。当时都是老师学生共同栽植的。

杨老师:请你讲讲你特别感动的一两个故事。

赵银凤:在2005年就是我教的兄妹俩,就是鲍明星、鲍明风。他们俩是咱们滋根从小学一年级一直资助到六年级。孩子家境特别困难,父亲就是由于什么原因,就是入狱了,母亲跑了。就剩他那个爷爷奶奶,而且奶奶还是残疾,爷爷身体不太好,所以这俩孩子生活就是挺难的,这俩孩子学习成绩还挺上进,后来也是由于家庭原因吧,就是没上高中。

杨老师:他现在还有回来吗?我还记得他,我曾经访问过他,他是从头哭到尾。

赵银凤:那女孩要嫁人了。我教这15个孩子当中,其中有六个孩子已经考上二本以上的大学了。有一个孩子家境也挺困难,他叫鲍晓玉。他父亲也是经常有病,他妈身板儿也不好。家里人口也比较多,背负的外债也比较多,然后这孩子一直读到高中,现在考上大学了。这孩子挺上进的。

杨老师:这几年,滋根发展教师培训,创建绿色生态文明学校,你对这有些什么想法?

赵银凤:我感觉咱们滋根做这个培训,非常有必要,像我们这样校点的老师吧,正是因为滋根找专家、找老师给我们培训,老师才接触到外面的知识,并把这些知识运用到自己的教学当中去,这个是最实际的一种培训方式。比如说我,如果没有滋根给我带出去,我感觉我这眼界可能就是在大森店那个圈圈内,所以我希望以后还要多多引进点这样结合实际的培训,让这些乡村老师也接受新的教学方法、教学理念,让他们去接受点新的东西,因为毕竟人都在学习当中成长,要不然学校要发展也很困难。

杨老师:你参加这个培训,最大的冲击是什么?在哪些方面影响到你的教学?

赵银凤:说实话,我就希望孩子别整天学语文数学,就这样只是看重学科和分数,还有思想品德就有些单一。家乡环境,乡土文化,认识自己的家乡和音乐体育美术,这些科目都应该上得特别精彩,孩子们才喜欢你这个学校,喜欢在这个学校呆着。如果这一天总是让那些枯燥无味的学科占用孩子全天时间就不好,当然这些学生也必须学好学科,我就希望孩子能够把他的个性、特长彰显出来,让每个孩子都认识到我在这个学校有价值,自然他们就会感觉更加喜欢学校,喜欢每天背着书包上学来,我想这个就是作为老师的最大成功点。

我最大的憧憬就是,用一句简单的话说就是,希望孩子们能够在玩中学习,对学习有兴趣,带着兴趣去学习,去上学。

杨老师:你怎么样使他们有兴趣?

赵银凤:有时候利用一节课和两节课开展活动,到种花的时候让孩子们都共同跟老师参与,怎么摘花怎么种花都让他接触。我在五一放假的时候,正好可以植树,我带领学生植完学校道路两旁的树,我就跟村里说我们学校的学生给承担种树的任务啦,他们负责看护管理种过的树,而这些树也被承包到临近的孩子身上,一个孩子管几棵树。我让我们这些孩子把这个树贴上小寄语,就写上你有什么愿望,希望和树一起长大。孩子们写的可好了,他们就是从小应该认识到,我必须保护这个小树苗,不能让它受到破坏,然后也能教育到周围的老百姓,就这样起到宣传作用。

    还有这不建垃圾池了嘛?垃圾池没建之前,有的老百姓把这垃圾就倒河沟去,然后就随地这么乱扔,你一定教育你的家长不要往河沟再倒,因为咱们这河水你们都可以观察一下,这河水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清澈了,那为啥呀?孩子们都说受污染了,我提问是怎么污染的呀?乱倒垃圾乱扔什么东西,其实他都知道,只是需要有些提示来唤起他们的意识。然后我说那咱们就应该怎么做,孩子就说倒垃圾池去,就这样慢慢让孩子去带着大人,用孩子去影响家长,家长也从孩子身上受到教育。

    还有就是我们学校成立一个小广播站,比如说现在该到九九重阳节了,我们就做一些爱老敬老这方面演讲播音稿来宣传。因为孩子那声音非常吸引老百姓,他觉得稚嫩的声音也很中听,家长就非常愿意听,都特别认真听。我感觉这就能改变这些老百姓的意识,现在转变不是特别快,但时间久了肯定会受到影响,最起码都是往正能量那方面发展。你是一个农村孩子,你连自个儿家乡的东西都不知道,只知道课本知识,我感觉这也是挺可悲的。所以,我们利用这个假期就带孩子们去山上,在观察中就让孩子们认识这些农作物,比如说皇冠梨,我说这个皇冠梨是咱们滋根资助的,长成这么大,然后每年咱们老百姓收入都翻一番是吧?这些孩子都知道,这样从小就让他有着热爱家乡的情感,了解家乡这些东西,在我能力范围允许内要尽量让孩子从小都有热爱家乡的意识,将来能够回归于家乡,就是别你出去了,你有出息咧,不愿意回到自个儿家乡,说那个破农村哟,我不回来。我一定要让他知道,将来你也是这个家乡的一份子,有能力的话你也应该为家乡做贡献,我期待达到这种局面,这是最好的。

杨老师:为什么附近村里面人都送孩子到这来上学?

赵银凤:因为咱们这村,我这么说好像有点不谦虚了。反正我也是听别的家长说的,他觉得这学校在我带动下,好像就是由十几个学生到一百多学生,他不是一个传一个一个传一个吗?他们说我这管理好像比别的学校应该是好一点,然后认为孩子在这不仅学习好了,每逢到什么三八妇女节、六一儿童节、九九重阳节,这些孩子们都自编自演一些小节目,还请村里共同参与,我也把家长请来,就是让家长去看,看自个的孩子在这个舞台上的表现。然后这些家长说,这大森店小学不仅要求学习好,而且各方面都想让他发展,所以说他们可能对我还是比较认可,然后都是周边村也都将孩子往我们学校送,也觉得这学校各方面好一点,好像家长印象当中是这样想的。

杨老师:你自己说一下,你做老师这么多年最大的一些感受是什么?

赵银凤:我感觉就是从咱们那待了12年,要是真正把学校当成自己家那样去经营去管理,把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去看待的话,学生肯定发展会越来越好,说白了就一句话,真正用心去办教育,这样的话才能把教育办成你理想的程度,也就是说离你理想越来越近,你要不用心的话肯定是做不好。所以这么多年也就是自个儿一步一步的用心去对待自个学生,对待自己的学校,然后想法让这学校能变的一年比一年有进步,一年比一年有发展,所以才让学校成为现在的局面。可能现在距杨老师要的期许还差很多,但是我也在想,就是说我是尽我所能吧,就把这个学校尽量的越办越好,然后越走越远。

杨老师:你讲错了,你比杨老师期许的更好,120分,200分。